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子博客

快生活,慢读书

 
 
 

日志

 
 

给榴莲的情书  

2013-12-06 17:59:00|  分类: 人间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艺海夕照《给榴莲的情书》
原作者:By THOMAS FULLER

给榴莲的情书 - 艺海夕照 - 艺海夕照的博客


我的朋友鲍勃·哈利迪每当想起榴莲的时候,就会“垂涎三尺”,尽管有人说这种热带水果闻起来像是垃圾一样。在我们去曼谷北边的一处果园参观的前一夜,他就是这么说的。那果园里高耸的果树上挂满了这种绿色的带着粗刺的水果,看起来十分危险。

我承认,对于这种一定是世界上最难闻的水果,我有着和鲍勃一样的热情。

榴莲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形状像一个带着粗刺的英式橄榄球,手上老茧再厚也能被它刺破。由于榴莲的味道太过刺鼻,在东南亚的大多数城市的飞机、旅店以及很多的交通工具上,榴莲都是被禁止带入的。即使东南亚国家并不怎么把规矩当真,可是如果你真带着榴莲进入狭小的公共场所还是不会被轻饶的。

给榴莲的情书 - 艺海夕照 - 艺海夕照的博客


然而,像鲍勃和我这样的榴莲发烧友,会不远万里,取消重要的约定——甚至做任何事情——只为了能狼吞虎咽地吃一顿榴莲那油腻丝滑的果肉。虽然很多泰国人喜欢提前收割榴莲,这样里面的果肉还是硬的,方便处理,但我更喜欢像农家奶酪一样粘稠的熟透了的榴莲。不过吃起来就要弄得一团糟了。

不言而喻,榴莲是一种极致的、富于争议的水果。(写这句话的时候我非常高兴,因为也许你再也不可能用“富于争议”这个词形容“水果”了。)

讨厌榴莲的人已形成了一个历史悠久的派系,他们无法忍受榴莲的味道和粘乎乎的口感,这种情况在到东南亚的西方游客中最严重。17世纪来到此地的一位名为西蒙·拉·劳贝里的法国外交官以不同寻常的激情描写暹罗王国时,也拒绝接受榴莲,说这种难闻的水果“让人无法忍受”。

作为一名执业近20年的外国通讯记者,虽然我在写作时努力寻求公正客观,但现在我要暂时放下客观性,来为这种马来西亚人称之为水果之王的水果唱一曲赞歌。

不错,我承认当它成熟时,味道可能像死了的动物一样难闻。不错,这种水果就像是一种中世界的武器一样难以对付。但当你尝到了那淡黄色的、奶油味的果肉,你的舌尖上会跳动着榛子、杏子、焦糖香蕉和鸡蛋奶油冻的滋味。我就是这样形容榴莲的。不过有些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再没有哪种水果会像榴莲了。鲍勃会把它比作20世纪的法国作曲家奥利弗·梅西安的作品,复杂、刺耳,但整体感受又很甜蜜。

我第一次吃榴莲是15年前被派往吉隆坡的时候。卡车上堆满了可能是从马来西亚农村地区运来的水果,我会整个晚上和朋友们一起坐在马路边的塑料板凳上品尝不同种类的水果。这里不像在泰国那样把榴莲从树上割下来,而是等到它们自己成熟后掉下来。因此这里的榴莲熟的更透,口味也更重,有时候都有点发酵了。人们都知道马来西亚种榴莲的农民都要戴头盔,谁也不想让这5磅重的带刺的炸弹砸在自己的脑壳上。马来西亚人还相信榴莲是一种春药。马来西亚有句谚语:榴莲落地之日,莎笼掀起之时。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化学家和厨师们携手制造出了无比复杂的食物,既有打包的快餐食物,也包括星级酒店里那些昂贵的美食。

我之所以喜欢榴莲就在于,不用实验室它也能达到那些人造食物所能达到的味道的深度和广度。这自然的杰作,就那么撩人地挂在丛林的枝头。即使是出自同一个树枝上的两个榴莲,味道也会有些微妙的不同,品尝它们就像品尝好酒一样。

鲍勃是泰国食物的顶级专家,他写餐馆评论已有数十年。他说榴莲让他想起了法国焦糖蛋奶冻。“它就像是从厨房做出来的食物一样,而不像是从树上长出来的。”在尝完一个特别好吃的榴莲后他如此说道。

在泰国,根据纬度的不同,榴莲季从5月开始一直延续到11月。不过现在,农场主们已经把这种果树改造成全年产果了。这种榴莲受到泰国精英阶层的追捧。他们把gan yao榴莲,一种美味的长茎榴莲,作为礼物送给生意伙伴或者政府高官。(没错,用榴莲行贿。)一个这种榴莲能轻易卖到50美元的价格。

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东南亚其他地区也有榴莲生长。在马来西亚,榴莲季一直延续到年底。

给榴莲的情书 - 艺海夕照 - 艺海夕照的博客


最近,鲍勃和我去了曼谷附近的三个地方品尝榴莲:曼谷的一处高端市场;中国城的路边摊,在那儿,除了曼谷短短几个小时的潮湿的夜晚,榴莲爱好者们一年到头都有得吃;还有曼谷城郊的一处果园,那里珍藏了超过20个品种的300多棵榴莲树。

“你只要谷歌一下”榴莲“就能学到不少东西。”这个果园的主人Chartree Sowanatrakul,说道:“不过你来了这儿就不用谷歌了。”

我们打算尽我们所能品尝尽可能多的品种,尤其是由于泰国水果的同质化,而越来越难找到的那些品种。(就像西方的西红柿一样,泰国现在专门培育那些外观好看,容易运输的水果,这简直是在打劫多样化水果爱好者们。)

Chartree的6英亩果园距离曼谷2个小时的车程,位于向泰国东北部延伸的呵叻高原的山脚。他给我们品尝了新鲜的榴莲、菠萝以及山竹果。山竹果是一种小巧的紫色的圆圆的水果,有着甘甜的白色果肉。很多人觉得它是榴莲的最好的配搭。这个果园有一个不同寻常的起源。20世纪40年代,Chartree的父亲从曼谷富人区的垃圾箱里收集了各种榴莲籽带到果园种植,现在这里已经成了很多品种的种子库,保存了很多已经不再进行商业种植的品种。Chartree用一种很棒的品种招待了我们,他给它起的名字叫nom sot(鲜奶)。果园里还有其他的品种包括gop(青蛙)chanee(一种猴子)还有la ong fa (泰国的一种糖果)。

Chartree说:“来这儿的老年人说这里的榴莲尝起来和他们年轻的时候吃的榴莲是一个味儿。”

榴莲是一种社交水果,经常是和朋友一起分享。不过我承认我有时会独自一人吃榴莲。就像是自己一个人吃生日蛋糕,或者一个人在公园里偷偷喝酒一样,又悲伤又违法。这又让我想起另外一件事:每一个榴莲爱好者都会告诫你,吃榴莲时别喝酒。

每个榴莲季都充斥着吃多了榴莲又喝多了酒的人制造冲突——甚至有更严重的后果——的故事。我从没听说过或者看到过关于这种说法的科学解释。不过有件事已被广泛认同:榴莲季对你的健康有害。几年前,在一次常规的体检后,医生告诉我,我的甘油三酯——血液中的一种脂肪——超标。她给我的医嘱的第一条建议就是:少吃榴莲或者不吃榴莲。

但是我的很多爱吃榴莲的朋友们都吃了很久的榴莲了,而且你看,他们都还活着啊。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榴莲要危险得多的食物呢,比如河豚。

在我们最近一次纵情的榴莲盛宴之后,鲍勃引用威廉·布莱克的名言感叹道:“离经叛道是通向智慧之宫的必由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